医疗纠纷

主页 > 医事案例 > 医疗纠纷 >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浅析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12-17 20:33 点击:
        近年来,随着人们法治意识的不断提高,基于医患关系产生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之一。由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是由具有高风险特点的医疗行为所引起,同时,当前有关医疗损害赔偿方面的法律也不完善,导致该类案件一直是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的难点。因此,我们有必要对目前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的立法、司法状况进行深入的思考,找出在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的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为解决这些问题找到正确的方法。
   
一、医疗损害责任概述
  (一)、概念
  医疗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未尽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和诊疗技术规范所规定的注意义务,在医疗过程中发生过错,并因这种过错导致患者人身损害所形成的民事法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二)、医疗损害责任的外延
  在《侵权责任法》的医疗损害责任中,我国借鉴了法国侵权法关于医疗科学过错和医疗伦理过错的分类方法。医疗损害责任的外延分为医疗技术损害责任、医疗伦理损害责任和医疗产品损害责任三种类型。
  1、医疗技术损害责任
  医疗技术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在从事病人病情的检验、诊断、治疗方法的选择,对病人治疗措施的执行和病情发展过程的追踪及术后照护等医疗行为,有不符合当时既存的医疗专业知识或技术水准的过失行为,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的侵权赔偿责任。医疗技术损害责任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证明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的医疗损害责任的构成要件,须由原告即受害患者一方承担举证责任,即使是医疗过失也应由受害患者一方负担。
  2、医疗伦理损害责任
  医疗伦理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在从事各种医疗行为的时候,没有对病人履行充分告知或说明其病情,没有给病人提供及时有效的建议,没有保守和病人病情有关的秘密,或者没有取得病人的同意就采取某些医疗措施或者停止继续治疗等,从而违反职业良知或者医疗职业伦理上应该遵守的规则,医疗机构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在民事诉讼中,对责任构成的医疗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和因果关系证明,由患者即原告负责证明,实行过错推定原则。除此之外,法律规定把医疗过失的举证责任全部归于医疗机构承担,如医疗机构认为自己没有医疗过失,必须医疗机构举证证明自己的主张成立,否则应负赔偿责任。
  3、医疗产品损害责任
  医疗产品损害责任是指医疗机构在医疗过程中使用有缺陷的药品、消毒药剂、医疗器械及血液和制品等医疗产品,造成患者人身损害,医疗机构或医疗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应承担的医疗损害赔偿责任。
  (三)、医疗损害责任的基本特征
  1、医疗损害责任的责任主体是医疗机构,且必须是合法的医疗机构。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医疗机构应为从事疾病诊断、治疗活动的医院、卫生院、疗养院、门诊部、诊所、卫生所(室)和急救站等机构。如执业助理医师个人从事诊疗活动的为非法行医,就不能适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处理,而只能适用《侵权责任法》的一般规定。
  2、医疗损害责任的行为主体是医务人员,医务人员包括了医师和其他医务人员。按《职业医师法》的规定,医师包括了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是指依法取得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经注册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执业的专业医务人员。尚未取得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经注册在村医疗卫生机构从事预防、保健和一般医疗服务的乡村医生也视为医务人员。执业助理医师如果独立从事临床诊断活动,发生了人身事故,构成医疗损害责任,以及未取得医师资格的医学毕业生,在上级医师的指导下从事相应的医疗活动,是可以构成法律规定的医务人员,成为医疗损害责任的行为主体。而关于护士是否可以成为医疗损害责任的主体,只有经注册登记的护理人员在护理活动中造成病人人身损害,才构成医疗损害责任。
  3、医疗损害责任发生在医疗活动中。按常人的理解,医疗活动是指有医疗的活动。其实不然,病人在医院进行的身体检查、医疗器械的植入、对病人的诊断、护理、康复和观察都属于医疗活动。但对于没有通过手术、药物、医疗器械和其他具有创伤性医学技术的美容活动不认为是医疗活动。
  4、医疗损害责任是因患者人身权益受损害而发生的责任。医疗损害责任是指因病人身体、健康、生命权被医疗机构损害而产生的责任,损害原因是过失。其中造成病人健康权损害是指造成病人的人身损害;造成病人生命权损害是指造成病人死亡;造成病人身体权损害是指病人的身体组成部分的实质完整性以及形式完整性的损害,即造成了病人人体组成部分的残缺,或是未经病人同意非法损害了病人身体。
  5、医疗损害责任的责任形态是替代责任和不真正连带责任。替代责任又称为间接责任、转承责任、延伸责任,是指责任人为他人的行为和自己管理的物件所致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的侵权责任形态。替代责任的最基本特征是责任人和行为人分离,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责任人承担侵权责任。医疗损害责任就是典型的替代责任,实施医疗损害行为的是医务人员,但承担赔偿责任的是医疗机构。而且只有医疗机构在自己承担了赔偿责任后,对于有过失的医务人员才能对其行使追偿权。医疗产品损害责任的责任形态是不真正连带责任。在《侵权责任法》第59条规定“患者可以向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请求赔偿,也可以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患者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的,医疗机构赔偿后,有权向负有责任的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追偿”。这就是不真正连带责任,承担产品责任的最终归属者是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而不是医疗机构。
  (四)、医疗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
  1、过错原则。《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医疗机构在医疗行为中须存在医疗过错,且因为该过错导致了患者医疗损害才需要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这是《侵权责任法》实施以后在医疗损害诉讼案件中,医方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
  2、过错推定原则。《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1)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 (2)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3)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在以上三种情况下,患者不需证明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只要证明医方存在上述情况,法院就应推定医疗机构存在医疗过错。
  3、无过错责任。《侵权责任法》第59条规定了在医疗行为中,只要医疗机构使用了不合格的医疗产品致使患者人身受到损害,无论其医疗行为是否有医疗过错,都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二、医疗损害责任与医疗事故责任赔偿方面的区别
  医疗事故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国务院在 2002年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对这进行了规定。在《侵权责任法》实施前,我国医疗损害责任的赔偿标准实行双轨制,医疗事故责任采用的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的赔偿标准,医疗过错责任适用的是《民法通则》第119条的规定,两者的差距非常大。2009年11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统一规定适用其第16条规定的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它从根本上解决了赔偿标准双轨制的问题,真正实现了患者的平等。
  (一)《侵权责任法》规定了在医疗损害责任中医疗机构应当承担死亡赔偿金,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医疗事故责任中没有死亡赔偿金。《侵权责任法》第18条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合并、分立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该条明文规定了医疗机构在造成患者损害后应承担死亡赔偿金,这是《侵权责任法》的一大进步。  (二)《侵权责任法》规定了在医疗损害责任中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则无精神损害赔偿的条款,只有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规定。《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这是《侵权责任法》的又一进步。
  三、医疗损害责任在立法中有待完善的地方
  (一)医疗损害责任的举证责任应该确立举证责任缓和规则。在医疗损害领域中,患者和医疗机构在医疗资讯的掌握上很不对称,往往是医疗机构掌握着全部医疗资讯。因此,各国在处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时,大多是坚持过错责任原则,在这个基础上,有的国家实行表面证据规则,有的国家实行过错大致推定规则,有的国家实行事实本身证明规则,对患者实行举证责任缓和规则。但在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医疗损害责任中,没有规定举证责任缓和规则,其实这对处于弱势的患者是不公平的,因此有必要尽快完善。
  (二)《侵权责任法》中没有体现出认定医疗过失的差别,只是以“当时的医疗水平”作为标准。众所周知,全国各地的医疗水平差距非常大,一个三甲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水平有天壤之别,因此这种做法有待商榷,应有相应的司法解释来完善这个漏洞。
  (三)立法中应明确医疗损害责任的鉴定制度。在实践中,我国当今的医疗损害责任鉴定制度受到很多批评,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的规定由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责任鉴定,这个规定缺乏公信力。而司法鉴定机构的医疗过错责任鉴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也不相信。立法亟需解决这个问题。因此,笔者认为,对这些鉴定结论法官应该有权进行司法审查,有权决定是否重新进行司法鉴定,也有权是否采信该司法鉴定结论。如有充足的依据,法官有权根据调查的事实和更权威的鉴定结论否定之前的鉴定结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证医疗损害责任认定的准确性,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
 

  联系人:强律师

   电话:13656663889 0571-28003380

  传真:0571-28003380

  邮箱:qxylawyer@126.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朝晖路182号国都发展大厦8层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